多闪凉凉 飞聊顶上:字节跳动发起新-app刷注册-一轮社交攻坚战

【168ASO优化平台能够全方面提供APP推广服务,包括刷友盟数据、ios刷下载APP激活留存数据定制、应用市场刷量提升榜单排名ASO上积分墙等。支持各大应用市场和各种移动统计器(友盟Talking data)。联系QQ154156165】

本文来自全天候科技,阅读更多请登陆 www.awtmt.com 或华尔街见闻APP。

作者| 马程 编辑| 罗丽娟

一周前,字节跳动悄然上线“即时通讯+兴趣社交”应用“-安卓刷量-飞聊”。

不同于此前同样主打社交应用“多闪”发布时召开的大型发布会,“飞聊”上线非常低调。“飞聊”不仅没有和其他头条产品打通,甚至在AppStore无法直接搜索到,需要输入“移动社交新大陆”或者该产品开发者名称“Simian Wang”。而安卓用户需要在在飞聊官网下载。

早在2018年底,就有媒体爆出,字节跳动内部有一个专门研究社交应用的团队,正在打造一款名为“飞聊”的应用。

但2019年1月,今日头条CEO陈林坐阵,-APP关键词-由80后产品经理主讲,发布的是另一款与抖音关系密切的短app刷注册视频社交产品——“多闪”。彼时,陈林表示:“微信没有必要防备心这么重,‘多闪’的定位完全不一样,主要针对熟人社交,也不会做成微信一样的IM(即时通讯)。”

近半年之后,用户终于看到了“飞聊”的真面目。可见,字节跳-app刷注册-动始终没有停止研究一个可以对标微信的即时通信软件。

“飞聊是我们在社交领域的一次探索和尝试。它是一款开放社交产品,是即时通讯软件和兴趣爱好社区的集合,致力于帮助用户发现同好。我们希望飞聊能够连接起拥有共同爱好的朋友,让大家的生活变得更加丰富和有趣。”字节跳动官方回复道。

除“即时通信”被看作是对标微信外,兴趣社区则疑似对标豆瓣、即刻等,可以说,“飞聊”功能多样复杂。

在外界看来,飞聊的上线,或多是因为多闪的“滑-关键词排名-铁卢”。主打视频社交的“多闪”在经过上线初期短暂的上涨之后,并没有像抖音、头条等产品一样引发大-APP刷榜-量关注,也没有为头条系打开社交的大门,而是湮没在一众的社交应用中。连抖音员工都在脉脉上吐槽,”至今没搞懂多闪怎么用”。

图为多闪总体并入FaceU

根据七麦数据统计,截止目前,多闪在应用总榜中排名146位,而头条系的大部分产品,如抖音、今日头条极速版、西瓜视频、火山小视频、皮皮-应用宝刷排名-虾、FaceU等,都在-app刷榜平台-前100名内。即使在社交排行版上,多闪也仅排13位。

虽然多闪app仍没有下架,但已经有近一个月没有进行内容更新。

同时在最近一个月,多闪和字节跳动另一款美颜和滤镜产品FaceU做了融合,大部分功能已经转移到faceU,以工具出发,打造短视频平台。

现在,字节跳动的突破社交的重任已经正式落在了“飞聊”身上。

可以说,随着“头腾大战”升级,腾讯布局加码短视频,字节跳动加码社交,都成了必要的战略性进攻。大量投入布局,做不擅长的产品,胜算几何还难以下定论。

飞聊=微信+即刻?

从页面和功能来看,“飞聊”比“多闪”显然更接近微信。

相比多闪的黑色背景,飞聊页面明亮,注重图文的阅读感,对话界面也干净简洁。

在功能使用上,一方面,飞聊主打的“动态”分享,十分接近微信朋友圈,可以发布图片(最多九张)、文字、短视频,其中视频可最长录制60s,并结合位置信息(LBS)发布。

另一方面,添加好友后,对话界面也与微信-应用宝刷排名-相似,可以选择文字和语音,并可以进行语音和视频通话。而此前多闪鼓励的是视频通话。

图为飞聊对话界面 

其与微信较大的不同点在于,飞聊并不封闭在熟人社交-刷友盟-群里,而是可以以兴趣爱好为突破口,鼓励用户加入兴趣群,并在群中添加陌生人为好友。

有用户提到,在社群的概念上,“飞聊”更接近于豆瓣和即刻app。这两家都有大量兴趣小组,也鼓励用户发布图文和视频状态,并从关注的组群中接触到陌生人。

但即刻上除了普通用户群体外,邀请了很多大V入驻,以及品牌的官方账号,类似微博,关注度已向头部聚焦。而飞聊目前-APP刷排行-还没有类似的功能。

目前,国内已经有了大量在泛兴趣或关键词排名垂直兴趣领域的社群App。社区早已是创业红海,并不断向垂直化发展。

例如,文青聚焦地有豆瓣、即刻、简书,知识社区“知乎”,二次元社区“B站”,女性社区“小红书”,男性社区代表“虎扑”等,留给飞聊的机会似乎并不多。

熟人关系链短板

从目前来看,飞聊处在“冷启动”状态,没有和其他头条系产品产生互动。

这意味着,除了分享通信录、在朋友圈发二维码截图求转发等方式,飞聊很难获得熟人社交关系链。

不久前,腾讯与字节跳动曾因用户信息对簿公堂。起因是抖音授权多闪,让用户使用微信用户名和头像完成注册并登陆,这引发腾讯系不满,认为微信用户名和头像版权应归属腾讯。

5月16日,今日抖音官方发布声明称,滨海新区法院据此下达诉讼禁令,根据禁令,如果相关用户不尽快更新头像/昵称,将无法使用抖音登录多闪,抖音的其他功能和服务也将受到限制。抖音方面对此表示,虽然不认-关键词排名-同腾讯的主张,但必须要执行法院禁令。

裁定书中,一个细节格外瞩目——“app刷榜平台目前,已经通过微信/QQ账号登录过抖音的存量微信用户有2.8亿、QQ用户有5250万。”也就是说-APP刷激活-,仅从腾讯系账号登陆到头条系的用户超过3亿人次。

微信反对的多闪擅自获得微信用户的id和头像,实际上也在提防头条系获取其内部熟人社交关系链。

但对于即时通讯工具飞聊来说,熟人关系链至关重要。没有熟人,用户很难开展对话,也很难有发布状态分享的积极性-APP排名-。

此前,罗永浩主推的“聊天宝”(又名子弹短信),就曾因为无法建立起有效的关系链,未能完成其“颠覆”的使命,而罗永浩本人也-友盟数据-在今年3月退出了聊天宝股东行列。

这个问题也适用于飞聊。目前,飞聊的做法是从社群入手,用户在加入一个个群之后,有机会接触到更多陌生人,并可以随时加好友,开启社交,类似于微博等开放社APP刷榜交平台。

相比多闪“创新”的斗图、短视频72小时可见、面对面视频交流等功能,飞聊虽然与多款APP相似,但从另一个角度来说,应用宝刷排名其主打的多项功能已经被-友盟刷量-行业验证过,无论是微信、即刻还是微博,都为其展示了发展空间。

也许,“飞聊”还要再飞一会。